首頁> 學人風采 > 正文

錢春綺:從醫家到翻譯家

來源:文匯2019-12-02 10:42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孫琴安

  上海素有外國文學翻譯搖籃之稱。清末民初上海翻譯初興之時,便已聚集了一大批優秀的外國文學翻譯家,至今薪盡火傳,其中傅雷、戴望舒、孫大雨、草嬰、方平等都曾名重一時,錢春綺也是其中之一。上海曾表彰九位德高望重、從事翻譯事業達40余年之久的上海翻譯家,錢春綺赫然居中,他還獲得過全國“資深翻譯家”榮譽稱號。

  的確,在詩壇和翻譯界中,錢春綺一直享有很高的聲譽,歌德、海涅、席勒、波德萊爾、尼采等許多德、法詩人的美麗詩篇,都是通過他的譯筆傳到中國來的,許多青年人就是背誦著他所翻譯的西方詩人的名句長大的。比如我,就曾熟讀和背誦過海涅《新詩集》里的許多詩,那些清新活潑、美麗動人的愛情詩,曾伴隨我度過了難忘的青春歲月和愛情時光。

  掐指算來,我與錢春綺的交往有好幾十年了,而他去世也將近十年了。

  棄醫從文

  中國現代文學家中棄醫從文的例子很有幾個,像魯迅、郭沫若等本來都學過醫學,后來都因各種原因而棄醫從文,走上文學創作的道路,并取得了輝煌的成就。許多人都知道錢春綺是翻譯家,并因讀他的譯詩而走上詩壇,卻沒想到他也有一個棄醫從文的過程。

  錢春綺祖籍江蘇泰州,從小在上海生活,后來也一直在上海工作定居。1994年,在他來我家聚談的一天下午,我曾問起他早年的讀書生活,他坦誠地對我說:“我之所以能從小在上海讀書求學,主要是靠我哥哥在經濟上的幫助。”

  錢春綺小時候就讀于上海萬竹小學,這是一所市立的名牌小學,在小北門附近。由于他讀書刻苦勤奮,后來考入了上海中學。“那時的上海中學算是江蘇省立的中學。”錢春綺回憶道:“師資力量比較強,教我們英語的老師叫王紀林,很有教學經驗,僅一年時間就讓我的英語大有長進。當時老師很強調外語學習,認為多學一門外語就多打開一個窗口。我就聽老師的話,學各種外語,珠林書店那時出版的《日語自習》《俄語自習》等,我都曾饒有興趣地學習過。”

  我說:“您后來翻譯作品,似乎都是從法文或德文這邊來的吧?”

  “這沒錯。”錢春綺點頭承認:“不過,法語和德語都是以后學的。”

  我不解地問:“您除了外語,難道就沒有其他興趣愛好了嗎?”

  “有。”他毫不猶豫地回答:“我讀書時愛好繪畫,也畫了不少東西,可后來搞翻譯,工作忙,就沒繼續堅持下去,的確有些可惜。”接著,他還對我說:“我在上海中學讀書時,校內的讀書環境很寬松,校方對學生讀書的范圍和內容沒有很多的限制。如果學生在外面書店看到一本感興趣的書,只要把書名寫在條子上交給校方,學校就會把這本書買來,這樣你就可以經常閱讀了。”

  “我讀書的范圍比較廣。”錢春綺說:“除外文以外,哲學、政治經濟學、文學等方面的書都讀。不過,我們當時年紀輕,思想比較激進,所讀的書刊也以進步和左翼作家的為多,比如蔣光赤的《少年漂泊者》、艾思奇的《大眾哲學》等。最有意思的是,我當時就已閱讀周學普翻譯成中文的一些歌德作品,如《一個冬天的童話》等。沒想到幾十年以后,我自己也翻譯起歌德的作品來了。”說到這兒,他笑了起來。

  我問他:“您后來翻譯的幾乎都是詩人的作品,如歌德、席勒、海涅、波德萊爾等,那您當時對詩已經產生興趣了嗎?”

  “應該說有點興趣了。”錢春綺想了一下說:“我那時讀書還比較用功,總是名列前茅,就用一些課余時間寫散文,投寄給《大公報》,居然也刊登了。那時大概讀初一吧。此外,我還寫了一些新詩,自己裝訂成冊,后來抗戰爆發,在‘八·一三’淞滬抗戰的炮火中,這本詩集丟失了,我原來想考交通大學的美夢也破滅了。”

  錢春綺從上海中學畢業以后考入了醫學院,這個醫學院要求學生必須掌握相關外語,于是錢春綺在原有英語的基礎上又勤學德語。他當時學的醫學專業是五官科,畢業以后即在一家醫院擔任耳鼻喉科的醫生。我聽了他回憶的這些情況,就對他說:“您本來做醫生不是挺好的嘛,為何要棄醫而從事翻譯工作呢?”

  錢春綺淡然一笑,簡單答道:“各人有自己的興趣,我也是因為喜歡詩所以才改行的。”我不無遺憾地對他說:“您不應該棄醫從文,而應該一邊做醫生一邊搞翻譯,那該多好!”

  “這個想法我也有過,很難辦到。”他向我擺擺手:“搞翻譯必須聚精會神,邊從醫邊翻譯幾乎不可能,精力也不夠,必須兩者取其一。”接著他又坦誠地對我說:“如果我的醫學專業是外科,也許我并不會放棄,但耳鼻喉科我不太喜歡,所以才放棄了。”

  當我后來把他這些話告訴馮至先生時,馮至曾感嘆地說:“我認識錢先生,真沒想到他竟是學醫出身。錢先生在德國文學翻譯方面做了許多工作,你代我向他問好。”

  錢春綺這么一改行,竟成了中國德語詩歌翻譯方面的權威,先后出版了近50種譯著。我與他相交數十年,可他從來不談自己翻譯工作的艱辛,即使談到,也都輕輕掠過,轉到其他話題。英詩翻譯家黃杲炘對我說:“錢先生樸實謙虛,其實他在德國詩歌翻譯上可以說是‘一手遮天’,無人可比。”

  金秋詩會

  錢春綺是以外國詩歌的翻譯為主。其實,上海在外國詩歌翻譯方面的力量相當強大,除錢春綺外,像孫家晉(吳巖)、馮春、吳鈞陶、黃杲炘、王智量、薛范等,都是這方面的著名專家。正因為如此,上海翻譯家協會每年都舉辦一次“金秋詩會”。

  1995年秋天的一個上午,突然有人敲門,我開門一看,原來是錢春綺,他特邀我一起去參加下午的金秋詩會。錢先生年近八十,精神尚好,穿一件深藏青的中山裝,挎一老式背包。聊至中午,我請他至門外餐館用飯,他搖搖頭:“不必了,我已把飯帶來了。”說罷,即從舊包里取出一個塑料盒,里面果然飯菜俱備。我說:“您這么大年紀,又走了這么遠的路,何必呢?”他微微一笑:“我這樣可以少給別人添麻煩,只要微波爐一轉,即可食用。”結果,他只喝了我一碗隔夜清湯,便高高興興地與我一起開會去了。

  由于我與錢春綺相熟,所以每次“金秋詩會”我幾乎都與他坐在一起,聽他介紹各方前來參加詩會的翻譯人士,不住地握手,不停地招呼,真可謂“群賢畢至,少長咸集”。

  1997年的“金秋詩會”在上海文藝會堂如期舉行。那天我坐在錢春綺與草嬰之間,他們彼此寒暄之后,馮春忽然走到錢春綺面前,問他譯詩帶來了沒有,叫他準備上臺朗誦。原來這年恰好是德國詩人海涅200周年誕辰,“金秋詩會”除了請詩人和翻譯家朗誦各自的詩作和譯詩以外,還特地請錢春綺朗誦一首他所翻譯的海涅詩歌。可錢春綺嫌自己朗誦效果不好,便委托我代為朗誦,我執拗不過,后來我們兩人攜手共同上臺,由他先作介紹,然后由我朗誦。海涅的那首詩表達的是戰士保衛祖國的愛國熱情,由于錢春綺的譯筆雄壯流暢,現場朗誦的效果特別好,贏得了熱烈的掌聲。

  記得還有一年“金秋詩會”,屠岸正好從北京來上海,也受邀來參加詩會,宮璽、黎煥頤、黃杲炘等這些老朋友都與他圍坐在一起交談。錢春綺向我介紹屠岸的翻譯成就,說他對詩的研究很深,并湊到我耳邊說:“你也許想不到,他原來是上海交大的學生,是學工科的,也是后來才走上翻譯道路的。”

  在“金秋詩會”上碰到的每一位翻譯家和詩人,只要我問起,錢春綺便向我介紹他們的成績和貢獻,樸實而中肯,從不帶虛假的夸飾溢美,更沒有貶抑別人的微詞。

  聽他談詩

  錢春綺是聞名全國的翻譯家,他翻譯起詩歌來簡直可以說是嘔心瀝血、精益求精,但他的衣著穿戴卻十分簡樸隨意,一年到頭便是那幾件中山裝、夾克衫和白襯衫,只有開會才會穿西裝。家里布置也極其簡單,放眼望去,桌子、椅子、床、沙發、茶幾,到處都堆滿了書,德文的、英文的、法文的,雖凌亂不堪,但他卻了如指掌。

  20多年前的一個寒冬,幾位年輕的朦朧派詩人因拜讀了錢春綺所翻譯的席勒、波德萊爾等詩集,為其美麗的詩句所打動,慕其大名,一定要我引他們去拜訪他。我們在外左叫右喊了大半天,錢春綺才穿著單褲來為我們開門,冷得瑟瑟發抖。原來他習慣晚上工作白天睡覺,當時正在夢鄉。平時傲氣十足的朦朧派詩人們一見錢老,個個畢恭畢敬,直說抱歉。而他卻毫不在乎,反而連向我們賠不是,穿衣疊被,泡茶讓座,好不容易才把沙發上那一大堆外文書搬走,與大家一起談詩。當朦朧派詩人們心滿意足地告辭離開時,他堅持要把我們送下樓,結果一直送到大院門口方才罷休。在歸途中,幾位朦朧派詩人都不約而同地贊嘆道:“想不到歌德、海涅那些美麗動人的詩句,竟都是這么個樸素的普通老頭給翻譯出來的。”

  錢春綺不但精熟西歐詩人的作品,而且也喜歡中國的傳統詩詞,尤其喜歡聽人用方言吟唱唐詩。一次,我與他從上海作協開會回來,聽說我會吟兩句,他不由分說將我拉到馬路邊的僻靜處,非要我吟兩句給他聽。我只好勉為其難地照辦了。他一邊聽一邊不住地搖頭晃腦,興趣甚濃,隨后還與我大談唐詩,直至分手。

  錢春綺本來住在南京西路靜安寺附近,離我的住處很近,我們時相走動,因他年齡大,自然以我去他家的次數居多。他一般都在晚上工作,所以我幾乎都是下午到他家,每次去多半都是談詩和翻譯。有一陣,他正埋頭翻譯法國象征派大師波德萊爾的詩作,我便問他:“都說波德萊爾是法國象征派詩歌的鼻祖,有人說中國古代也有象征派詩人,如果比較起來,您看中國哪位詩人與他的詩風比較接近?”

  錢春綺想了一下,說:“中國李賀的詩與波德萊爾的詩比較相近,他們都喜歡用顏色和形狀來說明事物的性質。如波德萊爾寫鐘聲的洪亮,不是直接寫鐘聲,而是通過鐘的巨大形體和大紅的顏色來暗示,這和李賀的有些描寫手法很相近,如李賀描寫馬蹄的聲音也是采用這種手法。他們是在不同的時代和國度中不謀而合。”

  有一次,我們談起古希臘的史詩《伊利亞特》。我說:“中國缺少史詩,所以只好把《詩經》中的《公劉》《生民》諸詩暫時作為史詩看待。到了現在,隨著整個詩壇的不景氣,史詩更難產生了。”

  他說:“你怎么知道現在沒有史詩呢?報上不見發表,不等于不存在。也許有人寫了史詩,自己存放著,暫時不發表,或許不愿發表,但很可能以后會公諸于眾。這個情況一時還很難說。”

  當時我聽了覺得很驚訝,猜謎似地望著錢先生,懷疑他就可能寫有史詩;直到今天——20多年過去了,我仍猜想他可能寫有史詩。不過,我只看到過他創作的一本十四行詩集。

  錢先生的老宅是一座三層樓的小洋房,沿街還有圍墻保護,內有小院。他曾跟我說過,這座小洋房已有100多年歷史,是個醫學界的名流建造的,因為他當時是醫生,才分配給他住,已住了50多年。由于環境優雅、鬧中取靜、交通便利,所以他對自己的老宅懷有很深的感情。

  不巧的是,市政府設想的地鐵二號線將通過靜安寺,這么一圈劃,把他的老宅也劃進去了。在他臨搬遷前,我幫他在老宅前拍了幾張照片;他則在清理圖書的過程中,送了我一些對我專業有用的書,并在我家長談了一個晚上。

  當他搬入新居收到我寄去的照片以后,曾給我寫來一封信,其中寫到他曾去看望故居的情景,他說:

  寄來照片四張,已收到,謝謝。

  你給我的故居留下了紀念的攝影,很可貴,將來你寫文章,談到南京西路,附上此照,一定是珍貴的資料。

  那天,在華山醫院配好藥后,我去故居憑吊,房子已經拆了,一片廢墟,感慨無量,口占一絕:

  五十余年住此樓,一朝拆毀化荒丘。徘徊不忍多留戀,為怕傷心老淚流。

  錢先生搬至大華新村以后,曾多次約我去玩,并寫了一份詳細的線路圖給我。我曾與幾位詩人和翻譯家約好,一起去看望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卻始終未能成行。如今舊友相逢,每談及此事,便感嘆不已,引以為憾。好在錢先生的譯著依然大受歡迎,大放異彩,也足以告慰他的在天之靈了。 (孫琴安)

[ 責編:萬霽萱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外防輸入、內防擴散、精準復工復產

  • [時代楷模]海軍"和平方舟"號醫院船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2月25日,云南昆明薇諾娜護膚品生產車間內,員工在生產線上工作。隨著云南省降低實體企業成本、加大援企穩崗力度、保障疫情防控物資、加大金融支持等方面政策舉措的實施,該省企業正有序復工復產。中新社記者劉冉陽 攝
2020-02-26 15:57
當地時間2月25日,觀眾在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參觀《鄉村,未來》年度特展。中新社記者 廖攀 攝
2020-02-26 15:57
2月25日,在英國倫敦南岸,參觀者在觀看沉浸式展覽《遇見梵高之旅》。作為極具互動性和多重感官體驗的巡回展覽,沉浸式展覽《遇見梵高之旅》于2月7日至5月21日在英國倫敦展出。荷蘭梵高博物館通過虛擬現實技術重現他作品中的場景,讓來訪者“走進”梵高畫中的世界。
2020-02-26 10:04
斑頭雁在拉魯濕地上空飛翔(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汝鋒攝
2020-02-26 09:57
返京旅客從設置紅外測溫儀的北京西站出站口出站(2月2日攝)。詳細>>>  在平谷區馬坊綜合檢查站,工作人員正在檢查進京人員的證件(2月20日攝)。北京地鐵建設項目工地工作人員對從四川廣元乘專車返崗的務工人員進行體溫測量、登記(2月20日攝)。
2020-02-26 09:49
2月25日,陜西黃河壺口瀑布景區彩虹高掛(無人機照片)。從2月24日起,陜西黃河壺口瀑布景區恢復對外開放。景區實行網絡實名制預訂售票,測量入園游客體溫并備案,嚴格把控景區內實時客流量,分時段安排團隊游客間隔性入園。
2020-02-26 08:53
2月24日,在武漢市江岸區黃石路漢口大藥房,豐楓把為居民購買的藥掛在身上。當天,武漢市江岸區后湖街道惠民苑社區網格員豐楓和另外兩名同事前往黃石路漢口大藥房,幫居民購買重癥慢性病藥物。
2020-02-26 08:52
2月25日,工作人員在比亞迪西安新能源產業基地汽車總裝生產線工作。西安比亞迪各園區嚴格落實防控預案、區域消殺、隔離間室設置等疫情防控措施,實施集體化生產、網格化管理,確保防疫復工兩不誤。
2020-02-26 08:52
2月24日,在位于四川省大邑縣的四川潤地數字農業中心,工作人員查看農田的多光譜圖像。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下,使用無人化設備進行農田監測和田間管理,不但提高了作業效率,也有效降低人員聚集,做到抗擊疫情、農業生產兩不誤。
2020-02-26 08:51
2月25日,在德國首都柏林,基民盟黨內親商領袖弗里德里希·默茨出席新聞發布會。德國執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基民盟)24日召開黨內會議,決定于4月25日舉行特別黨代會,選舉出新任黨主席,接替已宣布辭職的安妮格雷特·克蘭普-卡倫鮑爾。
2020-02-26 08:50
2月25日在四川省崇州市農業產業功能區拍攝的油菜花田(無人機照片)。成都平原西部的大邑、崇州等縣市油菜長勢良好,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成都平原西部的大邑、崇州等縣市油菜長勢良好,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
2020-02-26 08:50
2月25日,在印度新德里,美國總統特朗普(左)與印度總理莫迪在舉行會談前握手。2月25日,在印度新德里,印度總理莫迪(右一)、印度總統科溫德(右二)及其夫人薩薇塔(左一)與美國總統特朗普(中)及其夫人梅拉尼婭(左二)在歡迎儀式上合影。
2020-02-26 08:50
2月25日,河北武安市白沙村村民對蔬菜大棚內的黃瓜進行日常管理。初春時節,氣溫回升,農民在田間地頭忙于農業生產。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2月25日,河北武安市白沙村村民對蔬菜大棚內的茄子進行日常管理。
2020-02-26 08:49
2月25日,在日本東京,一名行人戴口罩經過厚生勞動省所在的辦公樓前。將“鉆石公主”號郵輪上確診的691個病例計算在內,日本確診病例總數達到851例,其中日本厚生勞動省職員及檢疫官有7人。
2020-02-26 08:48
2月25日,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人們圍在發生爆炸的車輛前。據敘利亞媒體25日報道,繼當天下午發生一起汽車爆炸襲擊事件后,敘首都大馬士革當晚再次發生汽車爆炸,造成1名平民受傷。
2020-02-26 08:47
2月25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在沖突中受傷的民眾在醫院接受治療。印度《公民身份法》修正案支持者和反對者近兩日在德里東北部多地發生沖突并引發騷亂,截至25日已造成13人死亡、150多人受傷。
2020-02-26 08:46
2月25日,工人在貴南高鐵二塘雙線特大橋建設工地施工(無人機照片)。貴南高鐵項目廣西段(除都安地區標段外)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于2月24日正式復工。貴南高鐵項目廣西段(除都安地區標段外)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于2月24日正式復工。
2020-02-26 08:46
2月25日,游客在福州花海公園游玩。當日,福建省福州市區陽光明媚,氣溫回升。一些市民在做好個人防護后來到公園游玩,感受春天。新華社記者 魏培全 攝  2月25日,兩名游客在福州花海公園游玩。
2020-02-26 08:45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當地提倡電話拜年、少出門、不聚集,居家享受新年樂趣。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當地提倡電話拜年、少出門、不聚集,居家享受新年樂趣。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當地提倡電話拜年、少出門、不聚集,居家享受新年樂趣。
2020-02-25 09:29
加載更多
色情故事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