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人工智能時代后真相現象的消解、再塑及矯治
首頁> 論文推薦 > 正文

人工智能時代后真相現象的消解、再塑及矯治

來源:光明網-學術頻道2019-12-03 10:4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西北政法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張愛軍,西北政法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碩士研究生 李圓

  摘要:人工智能時代已然來臨,技術將世界的各個部分關聯在一起,影響社會的邏輯、結構與關系。不同的理論與現象之間表現出深刻的互嵌性和易變性,后真相作為當代社會的一種構成和表現,被智能技術所影響,在信息的生產和接收兩個維度上產生變化。人工智能時代里的客觀數據、智能信息和媒體融合能夠提高公眾對信息的解讀能力,凸顯公眾的主體性,消解后真相中由于信息接收而產生的亂象。虛擬現實、算法推薦和數據壟斷會再塑信息的生產方式,加強意識形態的操縱性。這一變化展示了技術對社會的改變的一個側面,以人工智能技術為基點,對后真相現象進行智能化矯治,需要做到媒體環境、技術權威、智能素養和智能市場四位一體的協調,從而促進技術本身和社會的良性發展。

  關鍵詞:人工智能;后真相;算法;數據

  一、問題的提出

  隨著數據處理能力的飛速提高,智能技術開始深度介入人類的生活,人工智能時代已然來臨。智能時代以人工智能命名,是一門模仿、延伸及拓展人的智能的理論、方法和技術。[1]人工智能可以生產出與人類智能相似的機器,改變人類的生產、生活方式,以新的技術結構來支撐新的社會結構。一方面,在大數據、算法和云計算的輔助下,人工智能可以模擬人類的智慧,形成操作性優勢與創造力優勢二者的結合。另一方面,人工智能也產生了諸多新的社會問題和安全隱患。技術能夠賦予傳統的理論和現象以新的內涵,社會公平、數據安全、隱私保護和人文價值等問題相互交織,既有的社會問題還未解決,新的問題已經產生,不同的矛盾之間彼此交融、影響,呈現出復雜的疊加狀態,這種失序性與后真相的特征不謀而合。恩格斯指出,在自然社會、人類社會和人的活動里,沒有任何東西是不變的和不動的,一切都在產生和消逝。[2]萬事萬物都處在聯系和發展之中,理論與理論、現象與現象之間也由此表現出深刻的互嵌性和易變性,后真相作為當代社會的一種構成和表現,與人工智能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人工智能與后真相同樣反映著當下社會結構的變化。后真相意味著情感和信念相較于陳述客觀事實更能影響民意。近年來政治學、新聞學、倫理學等學科傾向于探討后真相的生成邏輯、傳播關系及社會危害,分析框架多是“情感—事實”和“政府—公眾”的二元解釋范式,甚少從技術的角度出發,探討二者間的變革與關系。國內的研究多認為后真相這一概念與社會的不確定性、技術的演進和后現代主義的興起相關,會導致真相和客觀性的終結、陰謀論的盛行和民主的危機。[3]后真相意味著真相的界定方式和界定者被質疑,公眾與真相提供者間的關系變得不穩定。[4]公眾接近真相的方式出現漏洞,需要重新高舉真相的大旗,重建可以接近客觀性標準的框架。[5]

  后真相并非意味著對事實的單向否定及政府與公眾的二元對立,而是承認事實之外的其他因素對真相的影響。[6]懷特指出,后真相涉及“生產”和“接收”兩個層面,生產領域是指真相和對真相的宣稱之間出現混淆,政客或商業精英對事實進行捏造,迫使公眾相信自己的陳述,是一種崇尚意識形態的話語;接收領域強調公眾對關于真相的各種宣稱的反應,體現為政府和專家的公信力下降,公眾認為自己的體驗和情感是判斷事實的基礎。[7]這一論述區分了后真相指代的不同現象,指出應該警惕意識形態的操縱性,更多地從公眾的立場出發,討論個體如何基于不同立場對信息展開的個性化解讀。

  人工智能技術會對真相、真相的宣稱及真相的認知產生何種影響?這些問題仍需要進一步地厘清。技術影響公眾接收信息的方式和效度,也影響傳播主體生產信息的能力和途徑,所以智能技術可以在信息的“生產”和“接收”兩個維度上對后真相進行消解和再塑。這些轉變與媒體融合、算法偏見和數據壟斷等現象息息相關,既互為因果,也相互裹挾,反映技術的進步與困境,透射技術的未來走向。積極應對后真相發生的改變,并以技術為基點對其進行規制,對于合理詮釋、定位技術與社會之間的關系,維護社會秩序良性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二、人工智能消解后真相現象

  “生產”和“接收”的區分指出了后真相指代的不同現象,人工智能會從公眾的角度上消解后真相發揮效用的可能性,對后真相的接收領域進行“壓縮”“中和”和“打破”。客觀數據、智能信息和媒體融合會減少信息形變的空間,提高公眾對信息的評估能力,減少公眾的負面情緒體驗。

  (一)客觀數據壓縮解釋空間

  人工智能以計算機技術為主,融合了移動互聯技術、光電通訊信息技術和離散數據庫集成技術,這些技術的共同點在于依賴數據。客觀數據以計算、測量為主,是展現社會的可靠方式,能夠脫離個人的意志,制約人的欲望和偏見,超越主觀性,將個人置于公共標準之下。客觀數據意味著理性,智能技術可以在數據的采集、分析和可視化三個環節上保證信息的真實性,做到數據選取的適量性和采集方法的科學性,避免數據質量的缺陷,呈現數據中的框架,將數據置于原初語境中理解,避免數據傳遞的形變。

  客觀數據的生成和傳遞具有實時性,可以減少后真相中謠言和流言的生成,尤其在突發性事件的報道中,數據可以通過智能平臺迅速傳遞,比如火災發生的時間、地點和傷亡情況,體育賽事中的戰績、比分及勝負等。客觀數據的收集和分析依賴機器,既打破人對事實的闡釋和辨析,又保留信息的初始形態。文本的傳遞是“編碼”和“解碼”的過程,在反復傳遞中會出現意義的偏差,初級傳播和次級傳播中的文本會因公眾的視角、情感和利益的不同而轉化。數據相較于文本而言更能保持客觀性,公眾在互聯網中上傳、下載數據時,實際上就是在傳遞事實。事實的闡釋權由人轉移到機器,雖不免有異化之嫌,但仍會壓縮事實的解釋空間,減少意識形態的影響,減少后真相中主觀性發揮作用的可能性。

  (二)智能信息中和負面情緒

  后真相中“情感先行于事實”的現象會擠占理性對話的空間,催生群體極化和道德相對主義,其中,負面的情感體驗會產生負面情緒,具有巨大的破壞力。情感是人類的本能,智能化的信息傳播能夠識別用戶的情感,根據用戶的情緒差異進行信息推送和情感賦能,讓用戶產生個人化的情感依賴和連接,起到“以情制情”和“情感中和”的作用。[8]人工智能時代的網絡化、數字化、機器自組織改變人類的生產方式,智能技術貫穿于信息收集、策劃和分發的全流程,傳播對象由模糊的群體變成清晰的個體,個體的情感暴露在傳播者的眼前。[9]情緒的顯性化便于負面情緒的識別和疏導,人的心理、價值和意志轉化為數據,人工智能變為讀心術。

  “強人工智能”時代到來后,智能信息會進一步精準化,不僅限于“識別”用戶的情感和情緒,更可以“引導”“激發”用戶的情感和情緒,在傳播的方式、場景、內容上更契合人的心理狀態。后真相中的情緒多為破壞性的負面情緒,更需要信息的定向推送。比如,在“西安奔馳4S店”事件中,網民情緒隨事件的發酵而持續高漲,負面輿情遠超積極輿情,對利星行4S店的揭底和金融服務費是否合法的探討成為最激發公眾情感點的話題。媒體對此進行集中報道,輿情最終轉向為對女子維權的鼓勵,避免輿情失焦和惡意攻擊。

  (三)媒體融合打破視角固化

  人工智能助推媒體深度融合,要運用信息革命的成果,加快構建融為一體、合而為一的全媒體傳播格局。[10]媒體融合不僅是媒介平臺和內容的融合,也是用戶的融合,這種融合意味著“參與式文化”,網民通過某種身份認同來創作、傳播信息,加強網絡交往,形成開放、共享的傳播環境。[11]媒介融合下,受眾與媒介的關系更趨向于參與、互動和分享,受眾可以參與內容生產、與媒介互動并通過媒介融入社會。這種融合模糊了“多對多”“一對一”等傳播形態的界限,帶來不同模式的融合,打破用戶的視角固化,促進內容、平臺和用戶的聚合和交流,拓展受眾的接收模式。

  后真相現象中,公眾對特定的事物持特定的看法,拒絕承認事實的多種可能性,基于自己的立場進行選擇性接收、理解和記憶,形成群體極化和信息繭房效應。用戶是比內容更重要的資源,深度媒體融合能夠實現多用戶平臺到全用戶平臺的轉變,促進企業、公共服務機構和用戶之間的良性競合,實現用戶參與和合流,打破視角固化。新聞的呈現由此具有全面性、聚合性,方便用戶進行場景轉換,打破對特定立場媒體的偏好,以此擴大視野,調整觀點。

  三、人工智能再塑后真相現象

  人工智能會對后真相的生產領域進行再塑。虛擬現實、算法推薦和技術壟斷會轉移公眾對真相的感知,便于傳播者對事實進行喬裝和捏造,迫使公眾相信自己的陳述,傳遞自己的意識形態。謊言的成本越來越低,謊言傳播的方式越來越多樣化、隱性化,后真相由此呈現出操縱性。

  (一)虛擬現實強化用戶操縱

  未來的信息將不再是用來“讀”的,而是用來“體驗”的,這種體驗的真實會對“真實”的內涵進行轉化,拉開“感受真實”和“客觀真實”之間的距離。虛擬現實具有在場感、沉浸感和體驗感,在模擬場景中,用戶以第一人稱的視角進行觀察,語言符號讓位于場景符號,造成語義留白,信息的可闡釋性大大提高。虛擬現實建構的場景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公眾可以在場景里設定年齡、性別和形象,體驗虛擬的戰爭、度假甚至死亡。產品的設置者在設置場景時可以融入自己的意識形態,通過細節的展示對用戶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體驗和感受是主觀的、可闡釋的,卻最能對個體施加影響,真相轉化為感受,信息傳遞者在傳遞信息中所賦予的價值觀更加隱形化。

  后真相的操縱性體現在利益和權力對事實進行捏造,試圖迫使人們相信自己的陳述,是一種崇尚意識形態的話語。虛擬現實為意識形態的操縱提供便利,政客的謊言借助虛擬現實進行傳播,更加具有隱秘性和感染力,能夠操縱選民的意志。人對世界的認知是由強加給人的權力模式中推斷而來的,導致法拉利斯的三段論:現實由知識構建,知識由權力構建,即現實是由權力構建的。現實是權力的建構物,權力可以主導人,人同時也擁有權力。技術賦權使個體的權力增加,公眾掌握話語權的同時,也會被體驗所誤導。在美國大選中,用戶可以利用Oculus Rift、GEar VR等設備全景觀看大選辯論,VR平臺建立虛擬的民主廣場,參與者可以在網上設定自己的形象,與其他用戶交談,進行社交互動。這種強烈的體驗感可以抵消空間距離,增強選民的忠誠度。在場景的設定和交流的過程中,用戶的感官受制于設定者,用戶的情感、意識和觀念被引導,加劇后真相中的操縱現象。

  (二)算法推薦滲透意識形態

  人工智能時代里,算法滲透到信息生產和傳遞的各個環節。算法不具有純粹的客觀中立性,首先,算法程序的偏見、輸入數據的偏見和算法設計者的偏見會使信息產生大量噪音。[12]機器學習的程序會學習、模仿社會中已存在的數據,只要社會存在偏見,機器學習就會重復這些偏見。使用算法進行自動化新聞寫作時,要頻繁地給系統更新數據、輸入范本,如果數據本身存在偏見,算法生成的新聞就會出錯,造成假消息。其次,算法設計者對問題的理解、對變量的選擇和對數據的選取都貫穿著個人的意識形態,尤其是在數據提取和結果解讀的環節里,個人的主觀性會以客觀的形式呈現在公眾眼前。

  智能算法會加劇后真相里意識形態先行的程度。算法會根據用戶在瀏覽不同消息時的停頓時長來識別用戶的興趣偏向,智能觸控設備甚至會根據用戶點擊的頻度和屏幕感知的壓力來識別哪一類消息更被用戶所關注,用戶會收到大量吸引眼球的文章。利益集團可以識別用戶的興趣,對用戶進行分類,展開精準的話語宣傳,提高操縱的效度。算法的運行被視為商業機密,缺乏監管流程,“算法黑箱”和“算法操縱”也是需要警惕的問題。價值傾向、技術壟斷和商業秘密使傳播者潛移默化地影響公眾的心理,不僅能激發公眾的情感,更能夠朝特定的方向引導公眾的情感,制造符合自己需要的信息和意見格局,提高操縱性,加劇后真相現象。[13]

  (三)數據壟斷降低謊言成本

  人工智能技術依托于大數據,提高信息接收效率的同時會加強信息的不對稱性,產生行業壟斷和“數據寡頭”。數據和流量具有高價值性,數據公司大力建設自身的APP客戶端,加強用戶黏性,將用戶圈定在產品之中,成為可跟蹤、可量化的個體,用戶自身甚至不具有數據的所有權。數據寡頭們將信息進行割裂,只允許在內部流動,樹立壁壘,“圈養”用戶,形成閉環。比如,微信公眾號內部的數據信息屬于騰訊的財產,無法在百度、微博上進行檢索,也無法插入外部網站的鏈接和應用。壟斷帶來的封閉性導致認知受限,各個產品內的用戶被馴化,不再需要行動和思考,喪失自己搜索真相、反思對比和整合信息的意識及能力。

  數據寡頭掌握人們的連接方式、接觸空間和交往范圍,加速利益和權力對事實的捏造,促進后真相的生成,被算法和興趣圈養的用戶難以搜索到客觀、中立的信息。搜索引擎、微博和電商對用戶數據進行處理和挖掘時,會不可避免地涉及個人隱私,數據的交叉檢驗使網絡匿名失效,對用戶的欺騙和操縱變得更加精準化。后真相現象中公眾對事實的忽視導致傳播被個人的情感和信仰支配,失去公共規則和公共理念的約束,掌握數據的權力機關和利益集團更容易占據話語圈層的中心位置,掌握“真相”的制造權與發布權。“真相如何被制造”“哪些數據被收集”“數據用途是什么”等問題尚不明晰,真相掌握在少數人手里,公眾愈發難以識別謊言,陷入被操縱的怪圈。

  四、后真相現象的智能化矯治

  人工智能技術會對后真相現象產生兩面作用,能夠消解后真相的接收領域,再塑后真相的生產領域,使后真相現象發生改變。后真相的消解建立在受眾的主動性上,后真相的再塑建立在信息生產的基礎上,虛擬現實、算法推薦和數據壟斷使利益和權力對事實的捏造成為一件容易的事情。這些變化與人工智能的技術特性息息相關,所以要發展好人工智能技術本身,對后真相現象進行規約和矯治,維護社會共識,保障社會秩序。

  (一)優化智能媒體環境

  人工智能是后真相現象的重要基礎,如今新媒體技術的革命性發展導致了“一場深刻的系統性變革”。[14]智能技術為社會的進步、文明的發展及政治的革新提供新的契機,使現代信息環境更加智能化、多元化,媒體的運行和公眾對真相的追求自成一套邏輯。雖然人們對如何預估媒體環境和推進新媒體的發展仍有爭議,但營造開放、理性、有序的智能媒體環境,減輕后真相現象的影響,呼喚理性的回歸成為人們的共識。[15]

  健全的智能媒體環境要避免意識形態的操縱,也要避免假新聞,加速社會信任的生成。虛擬現實和算法推薦使信息的可靠性降低,通過“信息繭房”和“回音室效應”無形地操縱用戶的想法,促生人們對信息權威性和新聞專業性的期待,產生對真實性和客觀性的硬性要求。人工智能主導下的智能媒體環境要遵從媒介秩序,在行業內加強制約,把智能算法納入監管范圍,明確算法運行的機制,遠離“算法黑箱”。亞馬遜Echo聲音識別系統的開發人德利普·勞提曾提出針對假新聞的防治計劃,指出智能中心可以建立巨大的數據庫收集假新聞,通過不斷完善數據來訓練算法的“鑒偽”能力,隨著收集到的假新聞數量增多,算法的識別能力也日益增強,形成正向循環。智能媒介是信息交流的重要工具,健全的媒介環境能夠提供包容開放的格局,增大信息共享的空間,保障信息真實,正確地反映公眾的利益需求和情感需要,使公眾能夠從媒體中滿足信息需求。

  (二)樹立智能技術權威

  技術權威能夠凝聚共識。人工智能時代,移動設備發展迅速,話語權被高度分散,權威性被嚴重稀釋,樹立硬件的權威勢在必行。國內人工智能技術仍主要依靠科研機構和企業的自身力量,缺乏國家層面的長期投入和技術研發,研究主要集中在語音和視覺識別技術方面,專注開發應用的公司多,兼顧機器學習算法的公司少,算法推薦技術不夠優化,存在算法歧視、數據壁壘等現象。要樹立技術監管的權威,將數據壟斷行業納入國家的監督和制約,劃分數據享有者的權利和義務,明確大型互聯網公司的責任,將服務商壟斷的用戶數據轉化為公共資源,建立公共數據庫,否則數據的利用和信息的建構難以做到客觀公正,技術反而會成為虛假信息的溫床。

  真相和事實是獲取公眾信任的有效方式。在后真相的生產領域中,政府和專家的公信力下降,社交媒體的信任度提升,反智主義盛行,樹立智能技術硬件和監管的權威能夠提高政府和專家的公信力。當虛假消息和不實報道出現時,政府要占領技術渠道,用權威信息填充虛假信息的傳播空間,在途徑上消解后真相中“事實缺位”的現象。主流媒體和政府機關應把控人工智能技術的主導權,把技術的便利性與自身的權威性相結合,搶占話語空間,引領輿論。

  (三)培育公眾智能素養

  智能素養是公眾在人工智能時代接觸智能媒介所必備的媒介素養,能夠促進公眾合理利用人工智能技術及應用,是“信息意識”在人工智能時代的轉化。媒介素養是人們在面對媒介信息時的選擇、質疑、理解、創造、生產及思辨的反應能力。[16]智能素養要求公眾能夠科學地認識智能化社會及人工智能與個人、社會發展的關系,尤其在智能媒介的使用中保持批判意識和理性思考的能力,遵守倫理規范,不過分崇拜技術,也不將技術視為洪水猛獸。在面對大數據、虛擬現實和智能算法等技術時,要認識技術對信息傳遞的推動作用,提防算法歧視、“信息繭房”和“技術鴻溝”帶來的陷阱。

  智能素養的缺失加強后真相的操縱性。智能傳播在大數據環境里對現有數據進行分析、統計,根據算法程序進行信息生產,公眾要加大對數據分析和算法推薦的理性思考能力,認識到人工智能的有限性、操縱性和壟斷性。公眾要具有良好的鑒別能力和自制能力,抵制人工智能技術的負面影響,做好人工智能的普及教育,把技術納入倫理的范圍,增強信息檢索意識,培養信息法規意識,提高公眾理性。

  (四)打破智能市場壟斷

  數據是智能技術運行的基礎,是智能企業市場競爭的關鍵要素,是智能時代最重要的生產要素。數據的積累與壟斷會造成企業不當競爭,催生商業性虛假消息,加強信息操縱的不透明性,擾亂互聯網市場的秩序,妨礙社會公平。數據壟斷使媒介數據的購買成本和廣告市場的進入壁壘提高,媒體信息的安全問題開始凸顯。[17]視頻監控、征信體系、瀏覽偏好等需要數據收集的智能分析環節掌握在權力機關和利益機構手中,基于數據生產的信息失去透明度、真實性和安全性,提高了信息生產者的操縱能力。

  打破智能數據的壟斷能消除壟斷者和公眾之間的信息不對稱性,提高信息傳播者說謊的成本,降低被操縱的可能性。信息的不對稱性使權力機關和利益機構能夠識別用戶的需求,進行精準推送,部分企業會因商業利益而扭曲公眾的認知,但公眾卻對此一無所知。數據壟斷加劇互聯網企業的不正當競爭,割裂信息的共享,政府和企業掌有對數據的解釋權,可以利用數據制造謊言,樹立壁壘。壟斷使公眾只能檢索到海量數據中的一個小部分,根據檢索軟件的不同而接收不同的信息,限制公眾檢索、比較信息的能力。要加強對市場上互聯網企業投資、并購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行為的調查,打破智能數據的壟斷,降低被操縱的可能性,保障社會公平。

  人工智能時代帶來了新技術與新問題,影響著社會中的諸多現象、邏輯與關系,后真相作為一種社會現象,消解與再塑并存,二者同樣影響著社會的結構及權力。人工智能視域下的后真相反映了當代社會的變化,雖然未能發生根本性的轉變,但也確實顛覆了后真相的部分特征,展現了技術對社會的改變的一個側面。后真相“接收”和“生產”領域的變化既提高公眾在后真相中的地位,又強化后真相的操縱性,基于此,合理利用人工智能技術對后真相現象進行矯治,具有雙重促進性,對于技術的良性發展和社會共識的凝聚都具有重要意義。

  [參考文獻]

  [1]吳漢東.人工智能時代的制度安排與法律規制[J].法律科學(西北政法大學學報),2017(5).

  [2]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三卷[C].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395.

  [3]胡泳.后真相與政治的未來[J].新聞與傳播研究,2017(4).

  [4]胡翼青.后真相時代的傳播——兼論專業新聞業的當下危機[J].西北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6).

  [5]藍江.后真相時代意味著客觀性的終結嗎[J].探索與爭鳴,2017(4).

  [6]喻國明,錢緋璠,陳瑤,修利超,楊雅.“后真相”的發生機制:情緒化文本的傳播效果——基于腦電技術范式的研究[J].西安交通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4).

  [7]於紅梅,潘忠黨.近眺異邦:批判地審視西方關于“后真相”的學術話語[J].新聞與傳播研究,2018(8).

  [8]欒軼玫.計算與情感:人工智能時代的國際傳播[J].視聽界,2018(1).

  [9]張志安,劉杰.人工智能與新聞業:技術驅動與價值反思[J].新聞與寫作,2017(11).

  [10]習近平.加快推動媒體融合發展構建全媒體傳播格局[J].奮斗,2019(6).

  [11]Jenkins H. Convergence Culture:Where Old and New Media Collide. New York and London: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2006.

  [12]張超.作為中介的算法:新聞生產中的算法偏見與應對[J].中國出版,2018(1).

  [13]彭蘭.假象、算法囚徒與權利讓渡:數據與算法時代的新風險[J].西北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5).

  [14][德]克勞斯·施瓦布.第四次工業革命[M].李菁譯.北京:中信出版集團,2016.

  [15]龐金友.網絡時代“后真相”政治的動因、邏輯與應對[J].探索,2018(3).

  [16]張玲.媒介素養教育——一個亟待研究與發展的領域[J].現代傳播,2004(4).

  [17]廖秉宜.中國媒介市場數據失范現象與治理對策[J].編輯之友,2018(10).

  【基金項目:國家社會科學基金一般項目“網絡政治意識形態傳播規律研究”(編號:18BZZ017)】

  本文刊發于《中國行政管理》2019年第8期,注釋略

[ 責編:李貝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外防輸入、內防擴散、精準復工復產

  • [時代楷模]海軍"和平方舟"號醫院船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2月25日,云南昆明薇諾娜護膚品生產車間內,員工在生產線上工作。隨著云南省降低實體企業成本、加大援企穩崗力度、保障疫情防控物資、加大金融支持等方面政策舉措的實施,該省企業正有序復工復產。中新社記者劉冉陽 攝
2020-02-26 15:57
當地時間2月25日,觀眾在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參觀《鄉村,未來》年度特展。中新社記者 廖攀 攝
2020-02-26 15:57
2月25日,在英國倫敦南岸,參觀者在觀看沉浸式展覽《遇見梵高之旅》。作為極具互動性和多重感官體驗的巡回展覽,沉浸式展覽《遇見梵高之旅》于2月7日至5月21日在英國倫敦展出。荷蘭梵高博物館通過虛擬現實技術重現他作品中的場景,讓來訪者“走進”梵高畫中的世界。
2020-02-26 10:04
斑頭雁在拉魯濕地上空飛翔(2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汝鋒攝
2020-02-26 09:57
返京旅客從設置紅外測溫儀的北京西站出站口出站(2月2日攝)。詳細>>>  在平谷區馬坊綜合檢查站,工作人員正在檢查進京人員的證件(2月20日攝)。北京地鐵建設項目工地工作人員對從四川廣元乘專車返崗的務工人員進行體溫測量、登記(2月20日攝)。
2020-02-26 09:49
2月25日,陜西黃河壺口瀑布景區彩虹高掛(無人機照片)。從2月24日起,陜西黃河壺口瀑布景區恢復對外開放。景區實行網絡實名制預訂售票,測量入園游客體溫并備案,嚴格把控景區內實時客流量,分時段安排團隊游客間隔性入園。
2020-02-26 08:53
2月24日,在武漢市江岸區黃石路漢口大藥房,豐楓把為居民購買的藥掛在身上。當天,武漢市江岸區后湖街道惠民苑社區網格員豐楓和另外兩名同事前往黃石路漢口大藥房,幫居民購買重癥慢性病藥物。
2020-02-26 08:52
2月25日,工作人員在比亞迪西安新能源產業基地汽車總裝生產線工作。西安比亞迪各園區嚴格落實防控預案、區域消殺、隔離間室設置等疫情防控措施,實施集體化生產、網格化管理,確保防疫復工兩不誤。
2020-02-26 08:52
2月24日,在位于四川省大邑縣的四川潤地數字農業中心,工作人員查看農田的多光譜圖像。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下,使用無人化設備進行農田監測和田間管理,不但提高了作業效率,也有效降低人員聚集,做到抗擊疫情、農業生產兩不誤。
2020-02-26 08:51
2月25日,在德國首都柏林,基民盟黨內親商領袖弗里德里希·默茨出席新聞發布會。德國執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基民盟)24日召開黨內會議,決定于4月25日舉行特別黨代會,選舉出新任黨主席,接替已宣布辭職的安妮格雷特·克蘭普-卡倫鮑爾。
2020-02-26 08:50
2月25日在四川省崇州市農業產業功能區拍攝的油菜花田(無人機照片)。成都平原西部的大邑、崇州等縣市油菜長勢良好,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成都平原西部的大邑、崇州等縣市油菜長勢良好,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
2020-02-26 08:50
2月25日,在印度新德里,美國總統特朗普(左)與印度總理莫迪在舉行會談前握手。2月25日,在印度新德里,印度總理莫迪(右一)、印度總統科溫德(右二)及其夫人薩薇塔(左一)與美國總統特朗普(中)及其夫人梅拉尼婭(左二)在歡迎儀式上合影。
2020-02-26 08:50
2月25日,河北武安市白沙村村民對蔬菜大棚內的黃瓜進行日常管理。初春時節,氣溫回升,農民在田間地頭忙于農業生產。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2月25日,河北武安市白沙村村民對蔬菜大棚內的茄子進行日常管理。
2020-02-26 08:49
2月25日,在日本東京,一名行人戴口罩經過厚生勞動省所在的辦公樓前。將“鉆石公主”號郵輪上確診的691個病例計算在內,日本確診病例總數達到851例,其中日本厚生勞動省職員及檢疫官有7人。
2020-02-26 08:48
2月25日,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人們圍在發生爆炸的車輛前。據敘利亞媒體25日報道,繼當天下午發生一起汽車爆炸襲擊事件后,敘首都大馬士革當晚再次發生汽車爆炸,造成1名平民受傷。
2020-02-26 08:47
2月25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在沖突中受傷的民眾在醫院接受治療。印度《公民身份法》修正案支持者和反對者近兩日在德里東北部多地發生沖突并引發騷亂,截至25日已造成13人死亡、150多人受傷。
2020-02-26 08:46
2月25日,工人在貴南高鐵二塘雙線特大橋建設工地施工(無人機照片)。貴南高鐵項目廣西段(除都安地區標段外)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于2月24日正式復工。貴南高鐵項目廣西段(除都安地區標段外)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于2月24日正式復工。
2020-02-26 08:46
2月25日,游客在福州花海公園游玩。當日,福建省福州市區陽光明媚,氣溫回升。一些市民在做好個人防護后來到公園游玩,感受春天。新華社記者 魏培全 攝  2月25日,兩名游客在福州花海公園游玩。
2020-02-26 08:45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當地提倡電話拜年、少出門、不聚集,居家享受新年樂趣。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當地提倡電話拜年、少出門、不聚集,居家享受新年樂趣。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當地提倡電話拜年、少出門、不聚集,居家享受新年樂趣。
2020-02-25 09:29
加載更多
色情故事怎么赚钱